步行者7人上双击退奇才 布莱恩特比尔空砍58分

2020-01-11 16:03:15 来源:匿名 热度:2556

尊龙人生就是博!官网首页 乡村轶事:当年挖河的场面热火朝天,令人震撼,至今仍然不能忘记

尊龙人生就是博!官网首页,文:吴中芹

图:来自网络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兴修水利,势在必行。每到冬季农闲之际,都会安排一个挖河的工程。在我下乡插队的第二年,县里安排各公社,组织民工修挖萧濉新河。我们大队则要求各生产队组织20多名青壮劳力参加。

起初队里并未安排我去,是我主动报名要求参加的,队长说,好吧,去河工锻炼一下也不错。于是我和其他社员一道乘坐火车到附近的濉溪车站,然后再步行十多里路,才到达目的地。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我们到达之前,队里已安排6个劳力,拉着二辆平板车及豆草,麦桔,木棒和做饭的厨具等提前到达挖河地点。

首先要搭建工棚,这工棚也是民工的居室。一般选址都是在河边较高地方,挖一个大约能住20多人,将近一米深左右的长方形土坑,而后在坑的四个角落,各用一根木棒支起两个三角形,上面两条用一根长木棒连接捆扎固定起来。工棚三面都用草珊子围起来的,再在地上铺上厚厚的豆草和麦秸草,放上苇席,便是民工们休息的地铺了。

开工之后,整个河道红旗招展,人声鼎沸,号子声,哟喝声,此起彼伏,场面热火朝天,极为壮观,令人震撼。时值秋末冬初,早晚天气比较泠,可民工们身上都是薄薄的内衣。他们挥铣挖土,把平板车装滿后,驾车人把绊绳搭在肩上,一辆车两边还有4个人,将自己的绳子栓在车梆上,5个人弯着腰,呼着号子,两腿吃力地一步一步向上坡登去。

我当时就是拉着绳子走在前头,爬坡上坎,每走一步都要费尽很大的力气。你不使力,肩上的绳子肯定会松了下来,架把的人看到了就会大声斥责。既使累了,没有力气,也要把绳子攥紧,做出用力的样子来。待爬上坡后,架把人调头,顺势将土翻下,然后再一镏小跑,来到河底继续装车,等待出发,周而复始,一直到中间休息,才能停下来喘息一会。

每到临近中午的十点过后,肚子里就开始咕噜起来,心里就盼着早点收工吃饭。当听到一声哨响之后,民工们争先恐后回到工棚,用凉水洗洗手,擦把脸,便直奔伙房而去。伙房离工棚不远,我们队每天的伙食还算不错,基本上都是一块面的白面馍,中午大鍋烧的白菜,萝卜,粉条等,每隔一天还能吃上一顿肉。

馍馍不限量,而菜每人一碗。饭量大的能吃好多个大馍,我那时饭量小,每顿最多吃二个馍馍。其他生产队的伙食赶不上我们,馍馍是用白面包皮的杂面花卷,有时二三天也吃不上一顿肉,当看到我们吃肉时,羡慕的眼神一同向我们扫来。

晚上收工吃过饭后,民工们就各自躺在自己的床铺上休息,由于受条件限制,无法洗澡,只能用温水擦一擦身子。有些个人卫生不讲究的,几天都不洗脚就睡下了,满工棚内,脚臭味和汗臭味,扑鼻而来。

幸好是冬天,如若是夏天,那气味简直让人无法入眠。在没有入睡前,大伙还要七嘴八舌的闲聊一阵,其中有一个姓张的大叔,爱讲一些黄色的段子,只要他讲时,全工棚内鸦雀无声,有时直把大伙讲得哈哈大笑,不少年轻人还戏谑地说,别讲了,再讲就受不了啦。慢慢入睡以后,偶尔也能听到几个人的打鼾声,由于劳累了一天,这鼾声听起来也就习以为常了。

最让人感到头疼的是,每天天刚放亮,上工的哨子就吹响了,这时候真的不想起床,尤其是穿上咋天汗水湿透,尚未晾干的衣衫时,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我每天都是揉着睡眼,几乎是最后一个离开工棚。

如若遇上阴雨天气,民工们都很高兴,可以躺在铺上美美的睡上一觉。而负责做饭的伙夫们,可享受不到这特有的乐趣,他们仍要为做三顿饭而忙个不停。

在挖河工地上,水利部门还邀请了县文工团来到工地慰问演出。每当有演出时,工地也是提前收工,让民工们在忙碌多天的紧张状态中,放松一下,欣赏和享受文工团演员精彩的表演所带来的乐趣。演出场地是临时筑建的一个平台,民工们席地而坐,演出节目有快板,相声,歌舞等,对演员们的精彩表演,而不断嬴得民工们阵阵的掌声。

在河工上的第十天,队长看我已累的疲惫不堪,便安排了我一个比较轻松的活儿,拿着铁铣,把板车运上来的土,平整一下,这活虽然不是太累,但是也闲不住。因为二辆平板车,轮回着不停,这边刚平整好,另外一辆车又来了,反正是不能停着。

当工程将要挖到河床时,这时,就要挑出一条垄沟,以便使泥土中渗出的水,顺着垄沟流淌着。挑垄沟这活,凡是生产队里有所谓“四类分子”的,则要安排他们来干,恰巧我们生产队里有一名地主分子和一名坏分子,队长就责令他俩下到水里挑沟,虽然天气很冷,他俩也得赤脚下水来干。

经过二十多天的奋战,河工顺利结束了,我们打点行装乘坐火车返家。而拆卸工棚和厨具等物品,则还要留下几个人来,其中那两位“四类分子”,不由分说仍在其内,他们要拉着两辆板车,步行近二百里路才能到家。

几十年过去了,在下乡插队的曰子里,所经历的一些事情,至今仍然不能忘记。农村艰苦的生活,锻炼了我,也给我上了一堂极为生动的教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