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者7人上双击退奇才 布莱恩特比尔空砍58分

2020-01-11 17:37:02 来源:匿名 热度:3153

云鼎盘口登入 彭家木的“双鱼玉佩”是个啥东西?后世的那些悬疑是从哪里来的?

云鼎盘口登入,提示:面对一位科学家的离世,我们不应该在其身后编造这种灵异之事。在我看来,那是对科学家本人及科学的不尊重。莫须有的“双鱼玉佩”如果真的能复制地球,我们何不拿它来复制几个,让现在一些生活还不是很好的人去那里过上幸福的日子得了,干吗还要守着这点有限的资源艰苦奋斗呢?就我们目前的认知能力与水平,想要了解一些所谓的灵异事件,只怕只能是看看相关的小说了,而胡扯出这件事情的人们无非是小说看多了。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不管你在乎或者不在乎,社会的发展会改变人的意识,这里面当然有着科学技术的贡献与作用。昨天,我告诉我女儿月亮里有位姑姑叫嫦娥,但只有六岁的她一张口便送给我这样两个字:“胡扯!”这让我想到自己六岁对月亮里有个叫嫦娥的女孩儿的故事深信不疑,也就一代人,人和人的意识竟然发生了如此变化。让人感叹啊!

然而,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喜欢胡扯的,因为胡扯能让他们感到愉悦,进而显得自己比别人知道得多,同时能满足某些难以名状的心理。比方说彭家木的事情离我们现在已经快四十年了,但有人给仍然对此津津乐道,而这并不是出于他们对一位科学家的尊重或者怀念,更多是处于我们上面说到的那种心理。

大漠废墟

我上网浏览了一下这方面的资料,大概的故事大约是这样的:彭家木他们在罗布泊科考,彭在沙漠里发现了一个洞,洞直通外星人的某个基地,彭进入这个洞,很快被“复制”了,“复制”成了两个彭家木,相关部门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说他失踪或者去世了。

为了把这个故事“扯”更加具有吸引力,这些人又扯出了一叫“双鱼玉佩”的东西,并将这个东西描述得神乎其神:“双鱼玉佩”装置可能是一个“超人类文明的时间机器或物质转移装置”,极有可能是用于某种物质的超距离输送及复制,甚至说这东西可以自制世界。还有类似于佛教中的神足通的功能,可以自在无碍的在多个物质空间进行传输。

空中拍摄的罗布泊

科学家将这种东西拿来做试验,当复制出一条鱼后,他们感到不可思议。为了证明复制的鱼和原始的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在鱼的一侧作了标记,结果复制出的鱼也有这个标记,不过位置是相反,与中国的阴阳太极鱼的阴抱阳、阳负阴的藕合结构异常相似。

更神奇的是,两条鱼在同一时刻的动作完全不同,就象是两条不相干的鱼在游动。为了证明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把其中一条鱼注射了毒药,这条鱼很快死了。然而,七小时后另一条鱼也死了,于是证明了这两条鱼之间的关系是同一条鱼,只是经过玉佩“复制”的功能,呈现了两条处在不同时空状态下的不同状态。而从鱼都死亡的时间延续上说,这个装置往返另一个未知物质空间的时差在7小时,天知道那是什么世界……

科学家彭家木

我以为这东西真的可以有,但网上的资料又说“双鱼玉佩”是行动的代号,寓合了太极双鱼的含义,并不是真正的玉佩,又说,“当时这部仪器震撼了在场的所有科学家,根据双鱼的原理,它有可能揭示了一个超十一维的物质空间的存在,当然这已经超出我们人类所能理解的范围。”

我纳闷人们怎么会发明出这么有影响力的一个名词而且对其进行了这么丰富的想象,隐约记得“双鱼玉佩”是一件藏于内蒙古博物馆的文物,出土于今今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辽陈国公主及驸马合葬墓,是玉刻出的两条鱼,用金链系佩。但这件文物仿佛是这件事儿没什么关系。随后,我梳理了当时科考队的行程与时间,同时浏览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也未见到“双鱼玉佩”的灵异。

文物:双鱼玉佩

1980年5月3日出发。

5月9日 考察队进入湖区。

5月10日 进入湖中心盐碱地。

5月11日 盐碱地车辆受损严重,原路返回。

5月13日 到达湖南端盐壳地带,并做标记。

5月28日 考察队到达罗布泊西北营地,彭加木写给上海同行的最后一封信,信中提到,打算30日出发,6月底前结束考察。

6月2日 水、油几乎用尽,考察队陷入绝境。

6月5日 到达罗布泊南部的米兰。

6月11日经过短暂的休整,考察队一行重新上路,从米兰出发,准备沿古丝绸之路南线,再次横贯罗布泊地区,然后取道敦煌去乌鲁木齐。

6月16日 下午 到达库木库都克以西8公里处,所需要物资基本耗尽。当晚,经过开会讨论,向当地驻军发电求援。

6月17日上午部队回电同意援助物资。中午,司机发现彭加木留便条一张: “我向东面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时三十。”随即分头寻找,未有结果。

6月18日中午 乌鲁木齐送来物资,考察队成员登机寻找彭加木,但没有找到。随后,部队大面积搜索,但仍然没到。

6月20日 军民联合搜寻、敦煌地面部队搜索,但没有找到。

6月底—7月初部队进一步搜寻,地毯搜索,并出去了军犬,但没有找到。

彭家木草地墓地

让我感到气愤甚至恶心的是,一些网友竟然对后来的搜救充满怀疑:为什么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去寻找一个生物学家?并声称,当时大力搜救是因为彭加木掌握了不为人知的“双鱼玉佩”的秘密。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飞行员王伟失踪了我们也曾寻找、搜救,马航消失了我们也曾经参与寻找、搜救,难道他们的身上都有“双鱼玉佩”?都和外星的有联系?

事实是彭加木先后踏遍云南、福建、甘肃、陕西、广东、新疆等10多个省区,曾15次赴新疆考察并帮助改建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曾先后3次进入罗布泊地区,调查自然资源和自然条件,为开创新疆科研工作倾注心血,并为我国植物病毒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从这个意义上说彭加木是一位英雄,是“罗布魂”。但一些人仍然抓住这个问题不放,直到2007年还在罗布泊发现的一具干尸上大做文章,企图以此形成炒作。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米兰故城遗址

流言止于智者,今天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早通了公路,去罗布泊也不是一件什么难事了。如果在那里你能照上一张照片并说“我来过了”,你还会相信过去大漠中流传的那里有一座城,遍地是金砖,有个商队将金块装满了口袋,但怎么走也走不出来,走了好长时间才发现不过是原地踏步吗?你当然也不会相信,像一位探险家记述的那样,在大漠晚上行走,前面的人总听见后面的人说话,但一回头发现后面的人不见了,自己是在和鬼说话。

面对一位科学家的离世,我们不应该在其身后编造这种灵异之事。在我看来,那是对科学家本人及科学的不尊重。莫须有的“双鱼玉佩”如果真的能复制地球,我们何不拿它来复制几个,让现在一些生活还不是很好的人去那里过上幸福的日子得了,干吗还要守着这点有限的资源艰苦奋斗呢?就我们目前的认知能力与水平,想要了解一些所谓的灵异事件,只怕只能是看看相关的小说了,而胡扯出这件事情的人们无非是小说看多了。(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大漠公路

汨罗新闻